首页 »

人物丨走近卡西姆·苏莱曼尼——折射伊朗力量的“影子将军”

2019/10/10 9:02:12

人物丨走近卡西姆·苏莱曼尼——折射伊朗力量的“影子将军”

比总统更受欢迎的将领

 

2015年,卡西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

 

据《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美国马里兰大学国际和安全研究中心上月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64.7%的伊朗人非常认同伊朗将领卡西姆·苏莱曼尼,比2016年1月民调结果上升12.6%。同时,23.5%的伊朗人非常认同伊朗总统鲁哈尼,比2016年1月民调结果下降18.6%。该民调结果出炉之际,正值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接连受挫、伊朗与以色列紧张关系日益升级、伊朗多个城市罕见爆发反政府示威之际。在过去数年里,苏莱曼尼被视为伊朗强硬保守派代表,随着国内外出现新挑战,其支持率大幅上升。

 

根据《纽约客》撰稿人德克斯特·菲尔金斯等人的说法,苏莱曼尼1998年左右起担任圣城旅指挥官。圣城旅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特种作战部队,约1.5万名成员负责执行国外任务。圣城旅也是伊朗外交利器,大致相当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特种部队总和。作为伊朗精锐将领,苏莱曼尼20年来负责在国外进行军事行动并赢得声誉。

 

有当地民众表示:“他的声望源于战争英雄,而不是吹嘘。他就像伊朗力量的大使……我认为所有伊朗人都为他感到骄傲。谁不会呢?” 2015年3月,一段视频出现在互联网上,苏莱曼尼建议其年轻支持者尊重父母并实现他们的愿望,塑造了一个有魅力的谦逊士兵形象,支持者认为他极大地体现了波斯文化和什叶派价值观。

 

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助理西那·阿佐迪认为,苏莱曼尼的声望很大程度上源于伊朗人的心态和对无私谦逊的欣赏。无论是神话人物还是战斗英雄,伊朗人有创造民族英雄的强烈意愿,尤其是在两伊战争中。然而,一些英雄早已远去,新一代伊朗人需要一个活生生的英雄。

 

政权和人民需要的英雄

 

苏莱曼尼1957年出生在伊朗克尔曼省拉波尔村一个条件有限的农民家庭,他的青年成长几乎是伴随伊朗革命度过的。西那·阿佐迪写道,苏莱曼尼加入伊朗革命卫队前是个工人。1979年伊朗革命后,苏莱曼尼加入了革命队伍。两伊战争塑造了那一代伊朗人的世界观。苏莱曼尼执行侦察任务并赢得同行们赞扬,很快成为了指挥官。苏莱曼尼一度是伊朗外部军事行动的战地指挥官和军事战略家。随着伊朗影响力扩大,苏莱曼尼成为伊朗在该地区投射力量的象征。

 

“在战队中,他们把两伊战争称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世界上没有其他人认同这一点”,布朗大学沃森研究所研究助理纳基斯·巴交格里说,“那是一个反对伊朗的世界,也正是他们对国际政治的看法。”

 

多年里,苏莱曼尼一直是远离公众视线的神秘人物,甚至被称为“影子指挥官”。2014年左右起,苏莱曼尼的照片开始出现在社交媒体上。华盛顿大西洋理事会非驻留研究员阿里·阿尔夫尼认为:“苏莱曼尼公开露面是为伊朗在中东地区动员什叶派的一种方式,是政权需要的那种英雄。”而2014年也正是极端组织头目巴格达迪宣布建立“伊斯兰国”并自立为“哈里发”的时候。

 

远离政治漩涡

 

2016年,卡西姆·苏莱曼尼(中)在德黑兰参加伊朗革命卫队会议。

 

拥有一双深陷眼睛和一头灰白发,现年61岁的苏莱曼尼是伊朗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行动的主要人物之一,在伊朗知名度较高,他在战场上大多穿着卡其布裤子和衬衫。作为一名曾参与两伊战争的老兵,苏莱曼尼于1998年左右升迁,他也是协调伊朗与外国组织关系的主要人物,包括协调与黎巴嫩真主党的关系等。

 

当一些伊朗领导人被腐败丑闻缠身,苏莱曼尼把自己塑造成一位远离财富、渴望为伊斯兰共和国奉献的战士。苏莱曼尼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卷入伊朗政治,避免政治党派偏见。他似乎对国内政治不感兴趣,无视总统竞选呼声。但他对鲁哈尼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采用更多外交手段的企图做出了令人震惊的回应,他说外交不能取代“防卫烈士”。德黑兰大学政治学教授萨迪克·齐巴克拉姆认为,苏莱曼尼因为远离国内政治,专注于国外职责而受到改革派和保守派信任。此外,苏莱曼尼对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非常忠诚,哈梅内伊曾称他为“活的烈士”——这是高度赞扬。

 

积极投身战场

 

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退出伊核协议,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日益加剧,但两国不得不在伊拉克打击IS时合作。在邻国叙利亚,伊朗和俄罗斯帮助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应对2011年“圣战”分子和反对派起义。在叙利亚,苏莱曼尼被视为阿萨德政权没有倒台甚至能够反攻的原因之一。

 

伊朗支持的叙利亚民兵持续扩散也激怒了美国的盟友沙特和以色列,苏莱曼尼在中东行动场常常与美国愿景不一致。本月早些时候,一架伊朗无人机飞越以色列领空,引发以色列对叙利亚大马士革附近的伊朗阵地进行大规模空袭,进一步加剧了紧张局势。

 

在伊拉克,苏莱曼尼试图通过武装什叶派民兵,建立追随潮流来主宰政治和战场。美国前驻伊拉克大使莱恩·克罗克2013年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回忆起苏莱曼尼时说:(伊朗驻伊拉克大使)多次呼吁中断,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发现,每当我说一些他没有提到的东西时,他就需要与德黑兰通话寻求指导,而电话的另一端是苏莱曼尼。

 

特朗普威胁退出伊核协议并实施新制裁对伊朗开放经济造成压力,尽管受到美国、以色列、沙特压力,苏莱曼尼一直将自己塑造成不可少的强硬人物。据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迈克·蓬佩奥去年底向苏莱曼尼发送信件,警告其不要攻击“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这一不同寻常的举动后来被伊朗曝光。哈梅内伊的一位高级助手透露,苏莱曼尼表示:“不会接受信,也不会读”。

 

《时代》人物

 

1982年,两伊战争期间的卡西姆·苏莱曼尼(左)。

 

2007年,美国将圣城旅列入恐怖组织名单,美国国务院称苏莱曼尼为恐怖主义支持者。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对伊朗革命卫队态度愈发强硬。尽管如此,苏莱曼尼似乎并未受到影响。2017年,苏莱曼尼被《时代》评选为当年最具影响力的百人之一。

 

前中央情报局分析员,中东政治专家波拉克如此评价苏莱曼尼:对中东什叶派来说,他集精英特工、知名将帅和流行偶像于一身。在西方国家,他是伊朗革命卫队分支指挥官,输出伊朗伊斯兰革命,支持恐怖分子,推翻亲西方政府,发动伊朗对外战争。

 

哈佛大学中东学者马吉德·拉弗扎德写道,说到伊朗权威,他是继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之后的第二人。事实上,苏莱曼尼对哈梅内伊的外交政策有很大影响。

 

《外交政策》称其为“黑暗骑士(Dark Knight)”,《旗帜周刊》称其为“修正先生(Mr. Fix-It)”,《经济学人》称其为“冬狮(A lion in winter)”。《商业内幕》列出标题《谁是卡西姆·苏莱曼尼?不只是特朗普漏掉了中东大故事》。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