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女子称竟遭民警殴打半小时致流产?警方:当事人借医院证明诬告,已被刑拘

2019/8/14 10:16:38

视频|女子称竟遭民警殴打半小时致流产?警方:当事人借医院证明诬告,已被刑拘

视频说明:7月14日,警务督察民警带着丁某再次到长宁区妇幼保健医院进行全面的检查。当丁某抽完血时,她突然跨上检验台,直冲放置血液样本的区域,破坏了自己的血样试管。

 

找不到男友竟到男友前妻住处大闹,民警上门处理又对处警结果心怀不满,自称怀孕到医院却没有检查出结果……就在这桩闹剧本该就此落幕之时,当事女子丁某竟然拿出一份B超单等证明自己怀孕,向上海市普陀区信访部门举报,称遭到长寿路派出所民警殴打半小时并致其流产。

 

在公众安全感、满意度持续高位的上海,竟然会发生这样恶劣的事件?随着普陀公安分局等多部门经过详细调查,揭开背后真相,证实丁某信访所述情况均属虚构。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丁某作为“证据”的B超报告,竟然是找朋友借来修图之后复印的。

 

闹剧背后是法律责任。丁某的行为属于诬告陷害当事民警,已涉嫌诬告陷害罪。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规定: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女子闹事不满被劝阻 称遭民警殴打至流产

 

因感情纠纷,男友陈先生突然人间蒸发。丁某对此心有不甘,多方寻找对方踪迹,并打听到已与陈先生离婚十多年的前妻的地址。

 

今年7月8日清晨5时许,丁某找到陈先生前妻位于常德路某小区的住处,并笃信陈先生一定躲在里面,一边敲门一边骂骂咧咧。无论陈先生前妻如何劝解,丁某都充耳不闻,站在门口大叫,“他一定在里面,让他出来见我。”

 

一大清早的,周围的邻居都被楼道里的巨大声响吵醒了,出来看看情况。有人好心劝说丁某,“有事好好说,不要在这里闹,也打扰别人休息。”但丁某见有人旁观,更来劲了,变本加厉地大声喊叫,邻居只好报警寻求帮助。

 

当天上午7时许,长寿路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立即到场处警。

 

了解事情原委后,民警到屋内进行查看,确认陈先生不在屋内,并劝导丁某先离开,不要影响到周边邻居,“你有什么困难,也可以到派出所跟我们说。”     但丁某还是不依不饶,周围邻居的指责声也越来越大,为防止双方矛盾激化,民警决定将她先带离现场。

 

民警随身佩带的执法记录仪录下了当时的现场情况。

 

身穿白色连衣裙的丁某站在楼道内对着民警说:“我就要站在这里等到他回来,关你什么事?”

 

当一位民警上前去搀丁某时,她猛地推开民警,一屁股坐到地上,双手在空中张狂地乱抓一通,并大叫:“我怀孕了,你们不要打我。”

 

“我们没有打你,执法记录仪都在拍着的。你怀孕了不要这样闹,站起来自己走,我们不碰你。”民警边说边去搀扶丁某。

 

但丁某毫不领情,无奈之下,两位民警一左一右架着丁某,将其带离楼道回到派出所。

 

一进派出所的门,前一秒还气势剽悍的丁某立刻躺倒在地,“救命啊,警察把我打流产了!”

 

无论如何解释,丁某仍然坐在地下哭闹,民警只得在一旁劝说让她先冷静下,怕自称“怀孕”的丁某真闹出什么好歹。

 

检查显示两周内“未孕” 竟称医院和公安勾结

 

得知丁某的情况后,长寿路派出所的值班领导立即安排其他民警先陪同丁某到普陀区人民医院做身体检查,并对民警的处警过程进行询问调查。

 

首先,身体检查结果一切正常,体表也没有明显伤痕。紧接着,是否怀孕的血检和尿检结果也出来了。

 

根据普陀区人民医院出具的血检报告单显示,丁某的“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小于1.2mIU/ML。报告单上的参考值表明,当“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小于5 mIU/ML时,为“未孕”。尿检结果也显示,丁某的“尿妊娠试验”为“阴性”,即未孕。

 

自称怀孕的丁某,检查结果却显示其未孕,难道真的流产了?

 

根据医生的说法,从医学上判断,如果是怀孕的人,血液内“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通常都大于25mIU/ML,假使发生妊娠终止(即流产)的情况,这个数值也不会立马下降,“起码要1-2周以上,才会回落到5mIU/ML以内的水平。”

 

结合医院的检查结果和民警执法记录仪记录的处警情况,派出所值班初步判断丁某的说法没有事实依据。

 

面对摆在眼前的证据,丁某反而倒打一耙,“你们区的医院肯定包庇你们公安的,这个结果就是糊弄人,我有没有怀孕我会不知道吗?你们都是勾结起来欺负老百姓的。”

 

这个出乎意料的说法,也让在场民警哭笑不得。最后派出所值班领导出面劝解丁某,如果不相信检验结果,可以让她自己去找医院检查,到时拿着证据再来处理投诉民警的事情。

 

听完这话,丁某或许自觉理亏,终于没有再纠缠,自行离开了派出所。

 

7月8日,丁某的血检报告单显示“未孕”

 

拿“医院证明“称流产信访举报民警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到此结束时,7月11日,丁某又自行到长宁区妇幼保健医院做了一次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结果仍显示未怀孕。

 

在医生问诊时,她拿出了一份印着她名字的彩色超声报告复印件。这份彩超报告由安徽省凤阳县人民医院出具,检查日期为今年6月28日,结果显示患者已早早孕。

 

因为是外院的B超报告,又是复印件,医生无法证明其真伪。于是在“就医记录”上写着:丁某“自诉今年5月初怀孕,7月8日遭殴打致流产”;在“现病史”中,医生记录着“6月28日,外院B超,宫内妊娠”。而这份“就医记录”,被丁某当作医院开具的其确实怀过孕、并被殴打至流产的证明。

 

同一天,丁某向普陀区信访部门提交了一份举报材料,并附上了“就医记录”的复印件。

 

她在举报材料中自述称,民警不仅不帮她协调纠纷,还把她“打得遍体鳞伤,一度按在地上殴打近半个小时”,致使她“一度休克了十分钟”,还要求赔偿身体伤害损失和精神伤害损失。

 

依照流程,普陀区信访部门将信访材料转给了普陀公安分局警务督察部门。分局警务督察部门对此高度重视,随即联系丁某展开调查。

 

7月14日,警务督察民警带着丁某再次到长宁区妇幼保健医院进行全面的检查。当丁某抽完血时,她的眼睛就一直跟去存放血样的医生,然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她突然跨上检验台,直冲放置血液样本的区域,破坏了自己的血样试管。

 

另一边,督察民警找到了7月11日帮丁某看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报告的医生。据医生回忆,丁某看到电脑上正在输入的就医记录内容时,多次询问能否把“自诉”两字去掉,“让我直接写她被殴打致流产,奇奇怪怪的,我就不睬她。”

 

丁某在医院的种种异常表现,让督察民警对她的话产生了怀疑。

 

为诬陷民警向朋友借B超单再修图

 

随后几天,督察民警相继调取了事发当天长寿路派出所民警的接处警记录、执法记录仪记录的处警全过程、派出所大厅内的视频监控记录等资料,一一核查。

 

“所有的视频记录都是原始材料,完整地记录了民警在楼道里处警和把她带上警车再到派出所的全过程,根本没有发生丁某所说的殴打她的事情。民警的处警过程完全合法合规。”普陀公安分局警务督察民警说。

 

经过多日缜密调查,8月10日,警务督察民警发现丁某信访所述内容不实,存在诬告陷害民警嫌疑,决定由分局刑侦支队民警对此事正式受理展开调查。

 

8月14日,普陀刑侦支队民警赶到安徽省凤阳县,根据丁某所持的B超复印件上的编号,找到了当时开具这份B超报告的医生。

 

经查询记录,医生证实这份B超并非丁某所有,“我查了就诊记录,那天做这个B超是另一个姓丁的姑娘,不是你们说的人。”

 

根据医生提供的信息,民警找到了这个B超报告的真正主人小丁,而她和丁某还相互认识。今年6月28日,小丁到医院做完B超检查后把B超报告发在了朋友圈。7月9日,丁某突然找小丁帮忙,要借一下B超报告,也没告知具体用途。碍于情面,小丁答应了丁某。

 

至此,丁某费心编造的谎言全然破灭,她即没有怀孕,民警也没有殴打她。

 

“她信访的说的那些内容,都是恶意编造的虚假事实。”普陀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探长瞿士睿告诉记者,丁某的行为属于诬告陷害民警。

 

8月18日上午,丁某在位于江杨南路的暂住地内被普陀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民警控制。到案后,其承认自己伪造B超报告的事实,“我找了一家文印店,先扫描了B超复印件,然后再PS成我的名字。”

 

目前,丁某因涉嫌诬告陷害罪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丁某ps的B超复印件。